想吃可丽饼

【别点关注 别点关注 别点关注】重要的事情说一万遍。
叫荔枝!是个写东西的傻东西。杂食。现稳定凹凸/非人学园
凹凸主瑞嘉/嘉瑞 非人学园主白鹏/红鹏/鹏右
同人产出少,缘更。拜托请不要给我点关注,我时常会清fo💦💦
可扩列,希望同担能来找我玩…
谁要是喜欢嘉德罗斯和金翅大鹏谁就是我兄弟了🤝

我大概做了一场梦,梦里有我和她平凡的半生。

我记得有一晚我错过了她的生日,第二天归途里我买下一只玫瑰石英,她曾说过她喜欢它的颜色。

我预备把它挂在靠窗的布帘。白昼到来时天空中漫走的光线会渗进柔软的布料,把它所接受的明亮注入石英的深粉与浅红。她只需在清晨中坐起身,就能看到斑驳的光粒怎样一点点爬上她的小腿。只要有光,她就能看上整整一天,我不敢想那会令她有多么开心。

可我没能把它完整的交给她。回去的路上一个女孩撞倒了我,红着眼睛站起来,不住的道歉。我低身查看那块掉落的石英,上面裂下一道细小的疤痕。

我到那里时,她已经睡下了,就在那张病床上,安静的像个天使。她的眼睫投落下一片极为有限的阴影,过多的水汽以至于它总是颤颤巍巍。渗透秋意的风穿过房间,什么都没有带走,甚至没有挑起她金色的发尾。我坐在床边,在她清醒后将那块石英埋进她粉红的掌心。我挑的是最好的石英,颜色很纯粹,没有杂质,甚至没有裂纹。现在它身上有了瑕疵,不再是几小时前的完美。这个认知令我难过,愧疚使我变得像是个任性的孩子。我把脸贴紧她的胸口,一遍又一遍的道着歉,眼睛红的像是我遇见的那个女孩。哭声很快填满空荡的房间,她温柔的嗓音从头顶传来,带上震慑灵魂的力度将我糟糕的情绪击的粉碎。很久以后我爬起身,在靠窗的地方挂上这块石英。热烈的阳光不加遮掩,越过脏旧的窗纱,仓皇撞进坚硬的晶体表面。炫目的彩虹应运而生,每一缕都齐整的躺在白色床单上。灰色时间里停滞的一切都恬静的像是将要逝去的远景。

我扭过头来,看见她脸上几乎没有颜色的苍白被生动破开,笑声几乎在顷刻间盈满病房。她一定是太开心了,眼角生生呛出几滴泪水,抓住被单的指尖紧的发白。我走向她,带来一个拥抱。她把头搁上我的肩,断断续续的笑,笑的整个身子都在抖动,眼神在空气里飘来飘去。

什么都会好的。

她说。

秋意高昂的十月天,我听到天际尽头神的呜咽。



晚上就适合发点儿乱七八糟的东西,因为不会有人看见(。
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想吃可丽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