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吃可丽饼

叫荔枝!是个写东西的傻东西。杂食。现稳定凹凸/非人学园
凹凸主瑞嘉/嘉瑞 非人学园主白鹏/红鹏/鹏右
同人产出少,缘更。不推荐给我点关注,时常会清fo💦💦
可扩列,希望能来找我玩…
谁要是喜欢嘉德罗斯和金翅大鹏谁就是我兄弟🤝

【瑞嘉】。


“喂,你就是格瑞吧,来跟我比试比试如何?”


格瑞回过头朝声源看去,一个矮了他半头的小娃娃站在那里。用一双傲气的眼盯着他看,一身强大的气场带的他的笑容都显得张狂。


过热的阳光把自己的颜色往他的发梢偷偷涂上去一层,蜂蜜糖水一样粘稠光滑的金色霎时亮的耀眼。融化的黄金在他眼底迟缓的流动,炙热而鲜明的色泽呈着太阳染上他的瞳膜。


他披了一身的暖阳,悠悠然站在人群间的模样傲慢又嚣张,恨不得居高临下的蔑视所有人。偏偏生了一张稚气未脱的脸蛋,搁在格瑞眼里不过也是个正值青春期的小屁孩儿。


可他眼里撺动着一团明灭不定的火球,顺着横空飞来的棍棒直戳进格瑞心底最冷也最暗的一隅。那里摇曳的日光跳落在冰岩峰顶,碎裂出赤金色的玻璃纹,搅动刺人的冰尖再衬着滚动的雪水土崩瓦解。


格瑞终于感到周身的寒逐渐往下退去,明晃晃的金色烘的心间软的一塌糊涂。打斗间窜飞的火花让身体有了热度,他看进那双黄澄澄的眼,战意使血液短暂的沸腾,让人有恍惚到世界都在燃烧的错觉。


是刀与棍棒间的摩擦让恬静的一片天躁动起来,大厅里砂石四起,一众人等退的退避的避,把足够的空间让给排名靠前的强者。


刀光火影切开云层的缝隙把混沌的空气劈成两份,一份充盈着赤金,一份倒灌入莹绿。眼看大厅的半空里交叠的两个模糊的人影身形不断变幻,血和汗水终于踉踉跄跄融进大地。胜负无人能辨,只看出一片气势强劲的元力撞来撞去。


一场痛战来的淋漓尽致,去时风声都湮灭。黑黄色的围巾后摆甩来一条靓丽的弧,两团红和绿拥着小不点的身影远到消失不见。直到耳畔迟迟传来嘉德罗斯意犹未尽的满足喟叹,格瑞才迟钝的发现战斗早已结束,偌大的空地上只留得一个他在妄自神游。


他负着满身伤痕只身一人,心里却无端走进一片鎏金晕开的雾痕,把记忆里灰色的登格鲁温柔成硕实累累的稻田。


等他转过身来已发现夜幕低垂,星光就势洒遍江川四野,人影憧憧的大厅也散了个干净。又是一个只剩下自己的夜。


格瑞于是就在夜的最深处睡下,带着轻盈跳脱的梦滑进沙垒成叠的荒漠。那里也有灼人的日光追着脆弱的皮肤作祟,细小的汗珠快要干涸成盐粒顺势落下。


他踏进金色的渊薮,定睛看去原来是一望无际的明亮镜海。他看见有金黄的沙粒沿着镜面翻滚,逐渐幻化成人形。然后光滑的镜体分裂成块,把他猛地摔向沙地,那个陌生的影子也随之消失的彻底。


他在沙漠最中央独独而立,远目与地平线平齐的彗星尾翼。明明连晴空都转动到夜晚,暗处的热浪却还在脚底蓄势汹涌,又在流星砸裂地表之际轰然炸起。


格瑞突然就从那片沙堡勾勒的梦中惊起,掌心的汗渍流的指尖生出颤意。胸腔里跳动的脏器有着偏快的节奏,手心贴在那里都止不住漫长的焦虑。


他静坐在床铺上聆听窗外晨鸟的啁啾,蜂群一样燥乱的热在心口涡旋。鲜血浸染的大赛里亮出第一缕羞怯的晨光,格瑞看着黑暗中耸动的白色细线,思索起纠缠他不已的异热。


———是夏天到了。





——

讲的是,嘉德罗斯在格瑞心里画地为王的开始。

扩列吗,活在空间死在小窗。除了脑子有点问题其他都不是毛病。

如果看出哪里写有问题请务必告诉我



评论(7)
热度(33)

© 想吃可丽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