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吃可丽饼

叫荔枝!是个写东西的傻东西。杂食。现稳定凹凸/非人学园
凹凸主瑞嘉/嘉瑞 非人学园主白鹏/红鹏/鹏右
同人产出少,缘更。不推荐给我点关注,时常会清fo💦💦
可扩列,希望能来找我玩…
谁要是喜欢嘉德罗斯和金翅大鹏谁就是我兄弟🤝

【约策】回家

爽文,没逻辑,想写就写。ooc。

私心约策。当然,你可以看作无差,甚至可以看成纯亲情向。我爱崽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百里玄策加入小队那天发生了点事儿。


就比如久别重逢的哥哥用眼神把他盯在原地,目光里沉甸甸的思念裂了个干干净净,最后碎在里面化成汪水。


他能有什么感情呢?像百里玄策这个年纪的少年该有的情绪都被现实磨去棱角,只生下一身的桀骜和轻狂随他闯闯荡荡踏平沙场和青草地。


可那天傍晚他心里乱的像掺了团不干净的麻,线头与针脚全不对齐,倒是把他扯的想起陈年的旧事。


那也是个近似傍晚的阴雨天,他躲在一人高的水缸里等着至亲的归来,希望他能被人从这片快要沦落为战场的平地带走,然后与哥哥团圆,继续过着能够被宠在怀里的童年。


他的想法一半成了真一半落了空,他确实被人从一片荒芜中带走,却没能回到备受疼爱的过去。


他等的人没有来。


他想起多年以前自己被带走时哭喊出的最后一句哥哥,那时少年的感情还纯粹,不像之后或是现在。


百里玄策想自己对面前这个男人大概曾经是有过恨的,浅浅一层敷在彻骨的思念上试图掩盖心里最真的那面明镜,却在见到本人的时候被风刮走了。


风刮走了,它就现形了,几年间对哥哥失约的怨和恨也淡淡的没去。至亲的血脉连在同一条上,血液在流,心脏也在跳,最后把感情也交融到一起去。


他微微抬头,看见百里守约伸过来的双臂,作势要把他的弟弟搂在怀里。可百里玄策不愿这样,他仍有些后怕,于是退下几步,躲开放上肩头的手,就那样看着哥哥流露出不忍的神色。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他抖抖耳朵,不多时听见那句迟到的问候,生生打了个激灵,对上那双红色的眼,就又把头给低下来。


“哥哥。”


他喊他,读破他眼里散开的失落与悔恨,随手轻轻添上一笔,那里面就什么都没有了。他动了动唇,没敢说出话来,喉头哽咽的难受,他连声都发不出来。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
他又说。


霞里混了墨色沉沉垂下来,他的声音怯怯的,像是回忆里久远的倒影。


随后他跌入兄长的怀抱,在夜色弥漫中将盘缠的麻团逐渐理顺。


他把一揽子心事放下,终于回到家。


—End—





评论(17)
热度(109)

© 想吃可丽饼 | Powered by LOFTER